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爆雷多次沟通会无果产品逾期的四川信托将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2021-10-25 10:10:02 阅读: 来源: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爆雷!多次沟通会无果产品逾期的四川信托将走向何方?

继安信信托爆雷后,四川信托产品逾期引发的维权持续发酵。

6月以来,数百位投资者和四川信托、四川地方金融局、四川银保监局进行了多轮协商沟通会,双方仍未就兑付问题达成一致。

6月18日,一位信托行业资深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受疫情和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实体企业盈利能力下降,由此引发的信托产品逾期和兑付问题会逐步暴露,信托行业分化会越来越严重。”

“黑色六月”:多个信托产品逾期

6月15日晚间,杭锅股份对外公告称,四川信托仅兑付了公司购买的“四川信托·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的20%,即1000万元的本息合计1038万元,还有剩余4000多万元的本息未还。

多个四川信托产品出现逾期一事持续发酵,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据报道,6月以来,四川信托旗下包括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申鑫74号等到期的多个信托产品出现逾期。6月12日,部分投资者前往四川信托总部就投资产品兑付方情况寻求解决方案。

在6月12日这次小范围沟通会上,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向投资者释放出来的信号如“惊天大雷”:四川信托资金池业务目前遇到流动性问题,“目前出现的缺口在30-40亿”;目前正在考虑处置资产和引进战投。

6月15日,数百名投资者前往四川信托总部,与四川信托高管、四川省银保监局以及四川省金融监管局相关领导反映情况。

四川信托、监管机构与投资者的多轮沟通,似乎并未安抚投资者的情绪。6月17日,十余位投资者代表和四川信托、四川省银保监局以及四川省金融监管局进行了第二轮协商沟通会。

在6月17日沟通会上,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表示,“由于受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四川信托TOT项下项目无法及时偿还信托融资,加上4月底TOT项目被全面叫停,导致出现流动性问题。”

刘景峰的说法部分证实了5月初网上关于四川信托“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资金池业务上周已经停止募资”的传闻。

TOT 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通常操作方式是在信托平台成立一个母信托,再由母信托通过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控制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品。

据报道,从2018年4月开始,四川省银保监局便关注到了四川信托的风险问题,并于2020年加强对其现场的管控。

孔维文透露,“现在四川信托已被银监局贴身监管,每动一次章、每办一次事都要银监局同意。”

在多次风险排查过程中,四川省银保监局对四川信托依法采取了相关的监管措施、监管谈话、责令整改和内部问责,暂停部分业务,限制股东分红,采取行政处罚等,目前正在积极推动风险处置以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TOT项目总规模252.57亿元

2018年以来,受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影响,实体企业盈利能力下降,同时在资管新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进程加快,“限制非标投资、禁止资金池模式”已成为整个资管行业明确的监管要求。

信托资金池业务是指运作模式具有滚动募集、混合运作、分离定价等特征的业务。

6月17日,一信托行业产品研发总监称,TOT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而在实际运作中,存在变成资金池的隐患。

网上视频显示,四川省银保监局方面披露,“四川信托操作手法较隐蔽,未报告底层资产的真实风险程度,未向投资者披露,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窟窿漏洞,监管部门也是通过今年多次风险排查,初步查清了其存在的一些违法违规行为。”

从目前TOT项目规模来看,四川信托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后,到2020年底,这期间涉及到期产品规模为129.9亿元,有大部分可能会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规模是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规模是19.22亿元。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

四川信托于2010年11月28日正式开业。目前,注册资本35亿元,持股10%以上的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有限公司、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四川宏达有限公司与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为刘沧龙。

6月17日,一位信托行业资深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类似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公司,他们业务模式比较激进,加之这两年经济下行,底层资产暴露的风险也就越来越多。四川信托的资金池业务规模做得太大,里面隐藏了很多不良资产,如果没有新的流动性进入循环,资金池业务自然转不动。”

显然,信托行业资金池业务已成为“雷区”,其中一些资金池业务规模较大的信托公司已进入监管视野。

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中再次明确,“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据公开视频显示,在6月17日与四川信托投资者沟通会上,四川省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回应称:“川信的TOT底层资产大多为风险资产,如继续发行,则是依靠后续投资者认购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投资者,却并未向投资者真实披露底层风险,这是不符合相关的监管规定的。”

如何化解兑付危机?

自安信信托逾期爆雷以来,公司陷入流动性危机。信托公司产品逾期带来的兑付危机处置方式成为各界关注的重点。

目前,安信信托方面称,公司与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本公司实施重组。

据媒体报道,安信信托重组方还包括上海农商行、上海国盛等机构。

6月17日,上述信托行业产品研发总监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安信信托逾期问题应该会得到解决,一方面信托牌照是稀缺的资源,另一方面安信信托是上市公司,自带壳资源价值,这样的资产在市场上还是有人愿意接手的。但四川信托仅单一信托牌照资源,利用市场手段处理起来还是有难度。”

6月17日,在与投资者沟通会上,为解决相关产品的兑付问题,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公布了三项处置方案:出售川信大厦房产;转让宏信证券股权工作计划;增资扩股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计划。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会上,投资者代表提出诉求主要有:3个月内,已到期TOT产品全部兑付本金及收益;未到期TOT产品立即终止合同,分期、分批兑付本金及收益。

上述信托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坦言,“三个月全部兑付清理完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TOT资金池业务中配了很多非标产品,这类资产很难变现,且中间可能隐藏了不良带来的资金缺口,这个处理起来很难。”

拆迁补偿维权就找北京楹庭律师事务所

行政拆迁及听证法律实务

企业拆迁律师